主页>>在线阅读
穿越 重生 架空 总裁 青春
修仙 耽美 玄幻 都市 惊悚
重生六零年代,从中医开始 TXT下载  
上一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 护眼

第1节

小提示:请记录收藏本站最新网址 ijjxs.com,以便在打不开网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。

《重生六零年代,从中医开始》作者:我是小木子

文案:

原名《四合院之好好活着》

  穿越到六零年代,李楚只想苟着,平平安安的活下去

作者自定义标签 轻松

第一章

4月17日,星期日

李楚醒的很早,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才五点多,没办法,这个年代一到晚上就没有任何娱乐活动,只能早早休息。为什么家家都那么多孩子,就是因为闲的。

李楚躺在床上并没有起来,今天休息不用起来的这么早。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两年了。他现在是首都协和医院中医科的主治医生。

准确的说两年前他的灵魂来到这里,是的,很莫名其妙的,就这么魂穿过来了,占据了这句身体。至于原身的灵魂去了哪里李楚并不知道,不过应该是被吞了,因为他穿越过来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多了这具身体的记忆。

幸亏穿过来的时候还给了一个穿越者标配的金手指,一个签到系统,一个随身储物空间。否则李楚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活下去。储物空间就是可以存取东西,签到系统每天可以签到一次。刚穿过来的时候签到系统给了中医的知识和针灸的技能。后续的每天签到就是给了一些钱啦,各种票啦,猪肉啦,奶粉了,甚至还给过大小黄鱼,反正就是些这个年代能用到的东西。

他现在住的房子是父母留下来的,一个三进四合院的前院,两间连房,六十多平。进门是堂屋,左边的房子就是卧室。

突然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发呆的李楚,心里嘀咕着:这谁啊,这么大早。一边穿着衣服喊到:“来了来了”。

打开门一看,是中院的一大爷,就问到:“一大爷,这一大早的啥事?”

门外的一大爷开口道:“不好意思啊李大夫,打扰你休息了,后院的老太太这一大早的腿又开始疼了,没办法走路,能不能麻烦你再给扎个针?”

李楚一听是这,回道:“行,一大爷,你先过去,我洗把脸就来。”

一大爷点点头说道:“好的,那就麻烦李大夫了。”说完就往后院走去。

李楚也没耽误拿起洗漱用品就往院里走去准备洗漱。水龙头在院里,刚穿过来那阵感觉很不方便,但是两年来也习惯了。他越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心里就越是犯嘀咕。因为在他身边出现了很多曾经看过或者听说过的影视剧里的人物。就好比他现在住的这个四合院就是那部叫做“情满四合院”的电视剧里的那个四合院。

里边住的人除了他这个乱入的,其他都是电视剧里的主配角。还有他们上班的钢铁总厂下边有一个城北机修分厂,里边的厨子叫南易。李楚还跑过去看过,和他记忆中的安嘉和长的真像。

这些人的存在让他感觉到很不踏实,如果这一切都是梦,那么他又是怎么回事?自己努力生活,认真学习脑海里的那些中医知识还有用吗?不过两年来的生活细节,让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确实穿越过来了。

丢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李楚洗漱完回到屋子里,心念一动从空间里拿出来了一套金针,还有酒精和药棉。这套金针是签到时系统奉送的。转头就奔后院老太太的房子走去。

第二章 院里的那些人和事

跨进中院就看见一男子正在洗漱,李楚打招呼道:“东旭,早啊!”这人正是“情满四合院”中那个照片一直在墙上挂着的,秦寡妇的老公贾东旭。

贾东旭抬起头,笑着和李楚说道:“早啊,李大夫,您这是……?”

李楚回道:“这不刚才一大爷叫我过去看看后院老太太,说她腿疼的走不动道了,让我过去给扎一针。”

贾东旭一听赶紧说道:“那您先忙李大夫,咱哥俩回头聊。”

李楚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往后院走去。眼睛余光看见贾东旭家的门帘撩了起来,走出来一个女的,怀里抱着一个婴儿。这就是秦淮茹了。

说实话,李楚并没有觉得有多漂亮,毕竟生了两个孩子了,身材很一般,如果按照那些同人小说写的,那家伙漂亮的都不行不行的了,谁见到都要流口水,想想都不可能,这年头可没有什么产后恢复,孕后的身材跟小姑娘是没法比的,尤其是腰,跟水桶有的一拼。不过皮肤挺白的,粮仓确实不小,目测一手难以掌握,后腚也不小,按老一辈人的说法就是好生养。

转眼间就走到了后院老太太房子门口,门没关,李楚撩开门帘就走了进去。

老太太在床上坐着,一大爷的老婆一大妈陪在旁边。一大爷在房子中间的炉子旁凳子上坐着。旁边还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青年,何雨柱,人称傻柱。

何雨柱一看见李楚走了进来,赶忙说道:“李大夫,您赶紧给老太太看看,这今早起来老太太腿疼的又走不动道了。”

李楚说道:“老太太这是老毛病了,风湿性疼痛,时间太长,没办法根除了。”

老太太看着李楚接话说道:“小楚子,没事,他们啊就是大惊小怪,老太太我都习惯了。”

李楚看着老太太笑了笑说道:“来吧老太太,我给您把把脉。”

老太太伸出右手放在了床上的炕桌上,李楚坐在另外一边给老太太把起了脉。一时间屋子里安静了下来。

一分钟左右,李楚收起了手,又按了按老太太的右腿,说道:“老太太,还是老毛病,没别的办法,拖得太久了,我只能给你扎一针,然后给你开点药,能缓解一段时间。”说着就拿出了金针,用药棉沾了点酒精给金针消了一下毒,然后让一大妈给老太太把裤腿拉上去了点漏出膝盖,刷刷刷就在膝盖和小腿上扎了几针,跟老太太说:“停半个小时,腿不能动。”

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道:“知道知道。小楚子你这手法是越来越熟练了啊!”

那边一大妈也接话说着:“是啊,小楚这行针是越来越快了。”

李楚笑了笑的说:“瞧您这话说的,这么多年了,我如果还没点长进,我师傅非得从下面跳上来抽我。”

老太太抬起手隔着桌子拍了一下李楚:“这孩子咋说话这么没溜的,可不敢乱说。”

李楚也没在意,对着一大爷说道:“一大爷,上次我开那个药方还在不?”

一大爷回道:“还在,在我那边,我给你拿过来?”

李楚说:“行,您把那个药方拿过来,我再添上两味药,还是按照以前的方法熬。”一大爷一听,扭头就出去取去了。

这边何雨柱又说:“楚子,中午你就别做饭了,我中午弄两菜,咱们几个一起吃。”

李楚回道:“唉吆喂,柱子,今中午不行,我一会要到我大姐那去一趟,叫好些天了,我一直没得空去。改天吧,改天咱哥俩一起喝点。”

何雨柱砸吧砸吧嘴说:“行吧,改天把你那好酒拿出来。”

“行,没问题,我再给咱淘弄点花生,你做那花生不错。”

老太太冲着李楚问道:“小楚子,你这眼瞅着都二十四五了,咋还不准备找个对象结婚啊?”

李楚瞪大眼睛对着老太太道:“老太太,您老也忒不地道了,我这大早上觉也不睡的来给您扎针,怎么您就想找个人来花我的钱呢?”

老太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指着李楚:“这孩子,这孩子……”一大妈也是哭笑不得的说:“这孩子现在确实是越来越没溜了。”何雨柱也在那嘿嘿直笑。

李楚对着何雨柱说道:“柱子你也别乐呵,你就比我小一岁,赶紧的,让一大爷一大妈给你介绍一个。”

老太太在旁边开口道:“小楚子,说你呢,别打岔。傻柱那边他一大爷已经给他瞅着了。”

李楚赶紧回道:“哎吆,老太太您就别操心了,我大姐今天让我过去应该就是说这事呢。”

一大妈问道:“哪的姑娘啊?长啥样啊?多大了?”老太太也定定的看着李楚。

李楚就感觉一阵牙疼,:“不是,我这不中午才过去呢吗,我也不知道啥情况。老太太您放心,真成了一准带过来让您瞅瞅。”

老太太这才笑呵呵的点头放过他。

这时一大爷进来了,手上拿着一张纸递给李楚:“上回就这个。”说着又递过来一根笔。

李楚接过纸和笔看了看,又在上边添上了两味药,又递给一大爷:“一大爷,还是按照以前的法子熬,一天一次连吃七天。”

一大爷点点头说道:“行,等会药店开门了我就去抓药。”

老太太说:“来,小易啊,我给你钱。”一大爷摆摆手说道:“行了老太太,您把钱装好,小楚给开的药都便宜,要不了几个钱。”

老太太是个孤寡老人,居委会这边每个月给老太太发定量粮15斤,还有5块钱和一些别的票据,又让一大爷和一大妈帮着照顾点老太太。一大爷和一大妈照顾的还不错。

经过这两年李楚的观察,也许是那些同人小说改的太厉害,也许是因为原剧的故事还没有发生,毕竟电视里开始都到了65年,他没有完整的看过原剧,只是在短视频平台看过剪辑后的一些片段,他觉得这个世界四合院里的这些人,没有那些小说里写的黑化的那么厉害。也许是因为贾东旭还没有死,这些人物都还没有进化成完全体?

就像前院的三大爷阎埠贵,确实很抠,还爱算计,抖点小机灵,占点小便宜,但是在这个灾荒年代,不扣不算计根本就过不下去日子啊。他一个人养活四个孩子再加上三大妈,工资只有32.7,这就在贫困线上挣扎呢。三大爷唯一就错在把跟孩子之间的亲情给算计没了。

后院的二大爷,这就是个典型的官迷,拿着鸡毛当令箭。这个人李楚不喜欢跟他打交道。还有后院的许大茂,在钢厂当放映员,接他爸的班,也许是下乡跑的多了,很油滑的一个人,跟何雨柱是绝对尿不到一个壶里去,两人从小打骂到大。处处跟何雨柱作对,他又打不过何雨柱,还经常撩拨何雨柱,属于那种又菜又爱玩的选手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。因为故事线还没有开始,四合院里的这些人物以后究竟会进化到什么程度,李楚也说不准。

第三章 关于技能

几个人坐一起聊了会天,李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起了针,然后又叮咛了几句老太太该注意的事,就准备走了。一大爷赶忙叫住李楚,掏出了一个鸡蛋递了过来,说道:“小楚,这个你拿着,就当是诊费了。”

李楚也没客气,接了过来:“行,那我就接着了。”对着老太太说道:“老太太,您注意休息,我就先走了。”又跟一大爷一大妈和何雨柱分别打了招呼就奔前院走了。

这个诊费是李楚立下的规矩,这院里的人除了三大爷在学校之外,剩下的住户家里都有人在钢厂上班,他们在钢厂的卫生室看病其实都不花钱,三大爷家在学校卫生室看病也不用花钱。你们想找我看病,行啊,诊费必须得有,多少是个意思,如果不要,那这院里的人能把他烦死。有人就因为这个也说过李楚的小话,可他根本没往心里去,爱说啥说去,想让我白给,没门。

进了自己屋子,看看时间还早,才六点多,李楚顺手把鸡蛋收进了空间里,又把昨晚封的炉子打开,给自己泡了一杯茶,坐到炉子边上,从空间里拿出一本医书就看了起来。

医书是前身留下的,他在医学院上学的时候拜了一个师傅,据说师傅祖上是前朝的御医,但是师傅没承认过。给了他很多古籍中医方面的书。

中医这个行当太吃经验了,在学校里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,他师傅就带着他走街窜巷的出去行医,让他涨见识。等李楚穿越过来的时候师傅已经不在了,前身的中医经验加上系统给的中医知识和针灸技能融会贯通,比起前身的师傅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也就是李楚现在太年轻,名气不大,再熬上几年肯定就出头了。不过李楚可没想着现在就要出头,再过几年那个大时代就要来临了,出头的椽子先烂,安静的呆着吧,找个媳妇,老婆孩子热炕头不香么。

钱这个东西够花就行,医生这个行业在这个年代挣不了多少钱,自己的工资加上签到得来的那些,即便现在没有系统了不能签到了也够自己花好些年了。

上辈子李楚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大学毕业没有留到大城市打拼,而是回到家乡一个八线的小县城,考进了一家事业单位,年轻轻的就混起了每天一杯茶,一张报纸的日子。父母因为车祸过世,也没人逼着结婚,生子。实在寂寞了就出去吃一顿价值几百块钱的快餐。这辈子虽然父母也不在了,但是还有一个姐姐,长姐如母,经常念叨,仔细想想感觉还不错。

喝着茶看着前身给留下的古籍医书,心慢慢的静了下来。李楚现在很喜欢这种慢悠悠的生活。

正沉浸在书里的时候,李楚突然被院里的喧哗声惊醒了。站起来往窗外一看,原来是对面三大爷拿着鱼竿准备出去钓鱼,正对着屋子里不知道再说些什么。

三大爷每逢休息的时候都会去钓鱼,然后卖给供销社,每斤3毛,补贴家用。

李楚没在看外边,抬起手看了看手表,已经八点了。手上带的梅花手表是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姐夫给送的。

算了,也懒得做饭,出去吃上一碗卤煮,然后到图书馆转一圈吧。前身留下的这些书都快被自己翻烂了,这些书可都是古籍,孤本,一定要保存好。

收拾好自己,给炉子重新换一块蜂窝煤,再重新封好。虽然已经四月中旬了,但四九城的早晚还是有点凉。背上自己的绿色包包,出发。

到巷口吃了一碗卤煮,四两粮票,两角钱。然后发动自己的11路零污染,百公里消耗一双布鞋的跑车,转乘公交车,四站地到站。

要说现在的图书馆,存书数量和种类上肯定不及以后,但是氛围很好,来到这里读书借书的人全部都是怀着一种虔诚的心态。

以前这些书,别说借给你看了,能让你扫上一眼封皮,你都偷着乐吧。

要不是新华夏,这样的情况,还是洗洗睡吧,梦里啥都有。

借书卡押金5毛,可以借5本。以后不想看了押金可以退回。但是书一定要保管好,损坏了要照价赔偿。

中医、西医方面的书共借了5本。虽然自己的专业是中医,但是西医方面也要了解一下,毕竟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多学一点知识总归是没有坏处的。

借完书时间还早,准备慢慢溜达着去大姐家,这里也不远了。

步行丈量着现在的街道,看着现在的四九城,心中感慨万分。世界上谁也不敢想象,这座城市和这个国家的崛起速度,让整个世界震惊。用了六七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地球另一面漂亮国200多年才走完的路。

上一页 下一页